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 思绪满屋 一个脑洞大开的创意网站 > 文学小说 > 离奇灵异 >

离奇车祸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8-01-21
导读: 离奇车祸 文/西楼寻梦 这是一家日资企业,有两栋厂房,四百多名员工,主要生产变压器,效益还不错。工资是按劳动法,每个礼拜都有班加。老板是日本人,娶了个中国老婆。厂长就是老板的小舅子,老板很少过厂里来,一切事务都由厂长一手操办。厂长在附近租了一
离奇车祸
 
文/西楼寻梦
 
这是一家日资企业,有两栋厂房,四百多名员工,主要生产变压器,效益还不错。工资是按劳动法,每个礼拜都有班加。老板是日本人,娶了个中国老婆。厂长就是老板的小舅子,老板很少过厂里来,一切事务都由厂长一手操办。厂长在附近租了一套房,每天都会来厂里办公。


小苏在厂里上班已三个月了,他是保安公司调来的,属于外保。保安公司待遇比较差,工资低还没有假期,分配来的十四名保安已自离走了六名。小苏也打算领了这个月的工资也自离。


今晚小苏转夜班,安排和他一起上夜班的老邓今晚没来上班。队里本就缺人严重,实在找不到人顶替老邓的班,队长就让小苏一人上夜班。小苏心想,再过几天就发工资了,领了工资就走人喽,再给他们干几天了。


今天下午全厂各部门临时放假,所以晚上也没有人上班。小苏白天睡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小苏守的是大门岗,在两栋厂房中间。厂里没人上班,两栋厂房都熄了灯。黑乎乎的夜里,看去似两尊大怪兽。厂区里的围墙上亮着几盏昏黄色的灯泡,把整个厂区映照的一片昏沉的感觉。


他们上班时间是三班倒,夜班是晚上零点到早上八点。夜里一点半有一顿夜宵,但今晚厂里员工都没有上班,他也就没得吃了。他的工作任务是,守好大门岗,晚上隔时准点去巡岗签到。


一个人坐在值班室里,当时针指向两点钟时,从椅子上站起来,活动一下坐了两个钟的身子。突然眼光透过旁边的窗户瞄向厂区的泊车区,但见一个黑影缓慢地钻进一辆红色的汽车里。那辆红色汽车是厂长的,前几天厂长又买来一辆新车,这辆红色的车便停放在这里。红色汽车旁边还停泊着一辆乳白色的车,那时余经理的,不过余经理很少用,大多时间都停放厂里。


“莫非有人想偷车?”小苏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抄起警棍,躲在窗户后面仔细观察。要想把车从里面开出去,必须经过值班室门口这堵电子门。而电子门的遥控器就在小苏手里,没有遥控器,就是启动汽车也甭想出去。


那黑影似乎忘记值班室还有一个保安,动作一点都不麻利,不像是偷车贼,倒像是自己慢悠悠地打开自己的车一般。奇怪的是,那车门竟被他随手一拉开了,待那黑影钻进车里,小苏提着警棍大步跑过去。待奔到车前两米远 ,停足大声喝道:“你,下车。说你呢,快点。想偷车,门都没有。哼,不要逼我出手哦。”声音喊的挺响亮,其实是在努力为自己壮胆,另一方面左手偷偷按住对讲机的说话按键,好让在东面小门上夜班的小李听到。


车里一点反应液没有,似乎没有听到小苏的警告,倒是对讲机传来小李有些诧异的声音:“小苏,你在喊什么?有偷车的吗?”小苏的心猛地一沉,呼吸急促起来。厂东边小门处一直都是一个保安上班。如果让小李过来,万一有人趁此进来偷东西,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小苏左手抓紧对讲机,右手持警棍。他在培训时学过一套擒敌术。而他身高一米七八,生的宽肩厚胸,有几分蛮力。在培训时,队里五十六名队员没有一个人打得过他。小李和他是一个队,两人培训后一起分配到这里上班。刚才小苏看那黑影时,见那黑影矮矮胖胖,顶多有一米六五高,看背影都似厂长。小苏回道:“你先别过来,你准备一下。”说完,将对讲机别在腰间,准备擒下车里的贼。


厂里的灯泡虽然发出昏黄色的光,却把厂区映照的很光亮。车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小苏警告地喊几声,车里始终没一点动静。小苏试着拉车门,车门竟随之而开。小苏猛地退后几步,见没人出来偷袭,从身上取下手电筒往车里照去。灯光照射一遍,空空如也,并无一人。小苏越看越狐疑,厂长怎么会忘记锁车门呢?还有那黑影看上去怎么那么像厂长啊?再者自那黑影钻进去后,自己就跑过来,那人若弃车逃跑,不可能一点察觉不到啊!


确定车里没人后,小苏才长长吁了一口气。又想到外面还有一道电子门,没有他的遥控器,是出不去的。想到这,便放下心来。刚转身走两步,突觉背后冷风袭来,这股风不是凉,也不冷,却让他浑身不自觉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心脏在这一瞬间陡然狂跳,第六感告诉他,将有不可思议的事发生。


忽地一回头,不由啊叫一声。顿觉浑身冰冷,一颗心砰砰狂跳。他明明记得红色汽车停放在乳白色汽车的左边,怎么这一回头却跑到右边去了?


小苏看着那辆红色汽车,眼睛越睁越大,嘴巴也随之张开,整个人似石雕木刻一般呆立在那里。车上的车牌已被厂长取下安装在那辆新车上,而此时这辆红色汽车号牌之处突然裂开一条缝隙。是一条弧形的缝隙,像一张微笑的嘴巴。暗黄色的灯光照耀在红色的车身上,车尾处那两盏车尾灯发出殷殷红光,似两只血色眼睛。而车尾处那条缝隙配上这两只大红眼,活像一张狰狞的恐怖笑脸。是的,它在对小苏笑,像奸笑,又像狞笑。这时车上的红漆竟慢慢融化成液体,一滴滴滴落到地上。不一会儿,地上已流淌一大片红色液体,而那张狰狞的笑容越来越笑的诡异。


“小苏,你那边怎么样?”小李的突然说话,把小苏从惊呆迷茫中叫醒过来。就在他浑身一哆嗦之际,那辆红色的车又瞬间移到乳白色汽车左边去了。仿佛刚才没有移动过,只是那辆红色汽车的车尾处那道缝隙看似还在邪邪地笑,像猎户在看猎物。


小苏拿起对讲机,说了声没事,匆匆回到值班室。后背已湿透了,值班室里吹着风扇还感觉很闷燥,可心里那股莫名的恐惧感越来越强烈,像是某种灾难前的预兆。小苏今年二十二岁,平常胆子很大。呆在值班室确实比外面感觉好多了,透过窗户看向刚才的泊车区。那两辆汽车仍静静地睡在那里,只是那辆红色的汽车车尾处那两处灯泡在围墙上的灯光照耀的愈发血红色了,而那条缝隙还是显现着狞笑的怪状。小苏看到,又不由打了一个寒颤。这辆汽车车牌号已被取下好几天了,为什么之前就没用看到这条缝隙呢?


后背湿了一大片,值班室里像处于真空一般。小苏感到有些呼吸不畅,就搬张凳子放在值班室门口,依在墙壁上坐着。值班室门口亮着两盏灯,把范围五米之内的物事照亮的很清晰。


深圳的夜空不同于家乡,整片夜空都是灰蒙蒙的,无月无星。小苏凝视着夜空,目光移到左边厂房楼顶时,触电般地跌到在地。楼顶上灯光照耀处,分明站着一个人。那个人趴在围墙上,在看他,还在笑。天呢,那个笑容就和那辆红色汽车车尾处的缝隙形成的狞笑一模一样。那哪里是人的笑脸,分明是一个人头被碾扁的样子,就像一个鸡蛋做成煎蛋一样。


小苏浑身打颤地哆嗦地站起来,而楼顶上那个人,不,是一个血肉模糊,整个人仿佛被压路机碾过一般,两只眼睛已吐出眼眶外,挥着没有手指的手掌向小苏打招呼。一张嘴巴被碾到脖子处了,一张一合,像是同小苏讲话。小苏一个转身,快速跑进值班室,而此时正是午夜三点。这个时候,他要去各处巡岗签到。一共有五个巡岗点,其中一处就是在左边那处的楼顶上的电梯房里。每巡岗一次,还要在签到本签上自己的名字和日期时间,今晚很是怪异,是自己眼花,还是撞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去还是不去?小苏再次隔着窗户看向那辆红色汽车,仍静静躺在那里,又跨出门外一小步看向左边那栋厂房的楼顶,依然没有那人的踪影。


拿着警棍,心里却没一丝安全感。就在此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在寂静的夜晚听来异常刺耳。小苏精神本就在高度紧张中,听到铃声,不由得后退一步。待判定是电话响时,才拍拍胸口,让自己放松下来,刚想去拿电话,手伸到半空又停顿下来。只是右手兀自强烈颤抖着,因为他突然想起来,今天整个厂里都没有上班,电话只能打内线,会是谁打来的呢?小苏心里猜疑着,但还是拿起了电话:“你好,值班室。”小苏拿起电话先说。电话那头传来一男子的声音说:“你过来仓库这里拿些东西。”“你好厂长,现在厂里都没有上班,怎么去拿啊?”小苏听出是厂长的声音,心里更加狐疑起来。厂长还在厂里吗?怎么半夜三更打电话给自己?谁知他还没说话这些话,电话那头传来咚咚声,显是对方挂了电话。


今夜的事太蹊跷了,小苏站在值班室,感觉周围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看,这让他浑身不舒服。巡岗自是不敢巡了,通过对讲机和小李说了话,以此减轻心里的恐惧。


五点钟时,天已蒙蒙亮。对讲机也被他用到没电了。就在这时,迎面走来一人,小苏揉揉眼,没错,是厂长,咦,今天厂长怎么步行过来了?而且还是那么早?不及细想,赶紧快步上前,同厂长打招呼问好。厂长紧绷的脸,表情呆滞,一脸死气沉沉。走路很僵硬,像是刚从冰箱里出来一般。他没同小苏说一个字,只是很冷冷很深意地看了一眼小苏。看到厂里这个眼神,陡然想起前天他给厂长送快递。刚走到厂长的办公室,正待敲门,厂长恰巧开门出来。透过厂长手臂下面的空间,他看见办公室里面坐着一个头发凌乱的女人,那女人低着头,看不到脸,不知是谁。厂长见他看到里面那个女人,快速接过快递就让他走了。小苏转身时,瞥眼看厂长时,那时厂长也是用今天这种冰冷的深意的让人毛骨悚然的眼神注视着自己。小苏不敢和厂长眼睛接触,赶紧打开电子门让厂长进去。


厂长进去后,小苏心里又琢磨起来:“三点钟的时候厂长不是给自己打了电话吗?”拍拍额头,整理下头绪,却更加想不明白了。厂长径自走到自己的那辆红色汽车前,仔细端详一会儿,像是没见过一般。约过十多分钟,才缓慢打开车门进去了。随之车子蠕动,转个弯,慢慢向门外驶来。车行驶的非常慢,像老年人住着拐杖姗姗而行。小苏把电子门打开更大一些,好让厂长的车通行舒畅。


待车行到电子门口时,小苏上前给厂长敬礼,透过灯光和微亮的天空,分明看到车里空无一物。驾驶座上流淌一片红色的液体,但见方向盘径自转动着。小苏的双脚一下子像被抽去了骨头,几乎站立不住。就在他快要跌倒时,小李通过对讲机问他在干吗?小苏吓得语无伦次地说:“厂长……他……他……”


“他什么呀他,厂长死了。厂长昨天上午出车祸,当场死亡。听说这个人被撞的变了形。昨天下午厂里突然放假就是为了这个,你还不知道呀?”


听到这里,小苏再也站立不住,噗通一声,软倒在地。那那辆红色汽车突然一加速,嘎的一声,在小苏身上压驶过去。


一滩血液在围墙上的灯光下映照的异常鲜艳!



思绪满屋,充满奇思妙想的小屋!
责任编辑:admin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上一篇:红薯窖
下一篇:食人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