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思绪满屋 > 文学小说 > 诗词散文 >

我做的不是保安,是寂寞!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8-01-21
导读: 小麻雀把自己想象成了苍鹰,是可悲还是可笑? 很多时候,我都把自己想的太高。为自己定下一个珠穆朗玛峰高的目标,像牛犊一样鞭策自己拼命地追赶目标。牛犊就是牛犊,虽有蛮力,却不能攀爬到山顶。 小时候世界在我眼里是个问号,世界把我划分为逗号。长大后

 小麻雀把自己想象成了苍鹰,是可悲还是可笑?

 
  很多时候,我都把自己想的太高。为自己定下一个珠穆朗玛峰高的目标,像牛犊一样鞭策自己拼命地追赶目标。牛犊就是牛犊,虽有蛮力,却不能攀爬到山顶。
 
  小时候世界在我眼里是个问号,世界把我划分为逗号。长大后,我在世界里看社会,感觉社会貌似感叹号,而我只是社会中的一顿号。
 
  茫茫拼搏期,我把未来看作是破折号,希望不久能得到个句号。孩提时,我把理想放在括号里。昨天失败醉酒时,我把括号掰开,理想却飞走了。
 
  我拼命地追逐,追到手的却是省略号。
 
  我迷茫,我把省略号送个问号,问号把冒号给了我。
 
  我对冒号说:你认识我吗?
 
  深圳是块热土,好多人都是抱着寻梦的思想和那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闯劲以及雏鹰即将成长的心态来到这块五彩灿烂的城市。
 
  我在小小年纪思想刚略可以海阔天空胡思乱想的时候,就为自己埋下一个大大的理想。那个理想确实是大,几乎撑破了我的心。我的心一直辛苦地把襁褓里的大理想像像孩子般照顾养育着。随着我的年纪增大,身体也跟着增高,心脏也相应地变大。但理想没有一点儿变化,但心仍不懈余力地养育着它,很吃力,感觉却很充实。
 
  很快地,我由一个小小屁孩进入里青春期。
 
  当一种事物或物事一旦成为潮流时,这种潮流很快即将成为一片海洋。
 
  我步入成年的那一天,我心里的理想也宣布已走在青春期的道路上。
 
  走过青春期的人都知道,在青春期那段时间里,正值对异性产生幻想和渴望得到和品尝的季节。
 
  我心里的那个家伙整日里蠢蠢欲动,我的心作为养育它生命的子宫,当然明白那家伙想干什么。于是,在我高考失败的打击下,我的心便怂恿我出去闯一闯。作为大当家的大脑,知道这一切都是心里的那个家伙想出去寻找它的另一半。
 
  九十年代未,是外出打工的潮流。进入21世纪,打工的潮流已发展壮大为了海洋。05年的时候,我随波逐流,划着独木船,这打工的海洋里,从家的那头,划到了深圳这头。
 
  见过大海,才知道我家南边那条河原来不是最长最宽阔的。站在摩天大厦下,发觉还说比电视里面的要高些。品尝着N次的失败,才确定我心里那个大大的理想真的很傻很天真!
 
  说实话,我现在很讨厌我心里那个家伙了。每次它犯天真的时候,我就狠狠地打自己一耳光,我只想让心感觉到痛,以此警告那个大大的理想别再天真了。
 
  深圳是个好地方,真的!但不属于我这个穷小子,这一点我有自知之明。为了能这这个繁荣与美丽都能够在国际上有一定地位的地方呆下去,我只有努力努力再努力工作。辛苦,熬夜,工资低,我都不怕。我怕的是心里面的那个叫理想的家伙总想造反。虽然多次被我震压住,还是在前几个月时,经过理想和心的处心积虑的谋划,顺利将我控制。我只有乖乖地配合它们去做。于是,我辞职了,在外面一间小房子,不分黑白天地埋头写字。写里两个月,写出第二部长篇小说。又花两个月的时间,把小说打到电脑上去。却没一家出版社愿意要,这一次的挫折,对心里的那个家伙造成了死亡般地打击。在它秃废的时候,我一举将它拿下,并打进死牢!
 
  这几个月,为里理想,我白白浪费几个月的时间。身上的钱已所剩无几,我必须尽快找到一份工作。
 
  重男轻女的时代已逝去。没有文凭,没有技术,又是男孩子。在方圆数十里,数以千计的厂门口穿梭了半个月,却没有一家工厂愿意要我。终于,就在我弹尽粮绝时,一家工厂要招保安,只要一张身份证,够身高就行了。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问保安室里的保安,要我吗?
 
  当那个‘要’字从一个保安嘴里吐出来时,我真想过去‘啃’他一口。但我没有,他的嘴巴不好看,牙齿也不白,更重要的是,他是个男人。
 
  他们都说从保安公司调过来的。我如果做保安,也要去保安公司培训。宝安区保安公司是中国首届十佳保安公司之一,在里面培训了三天,发了三套制服。由于我是在福永报的名,公司便把我分配到我报名的那家工厂上班。当保安必须穿皮鞋,没办法,花里三十块钱买了双皮鞋。以前没穿过皮鞋,才穿上上班站了一会儿,两脚就痛的厉害。
 
  这里保安上班是三班倒,一个星期倒一次班。我刚上了一天班,就被安排上夜班。和我搭档的是老张,贵州人,做了三年保安。老张能说会道,口才非凡。我初来,为了搞好关系,我也和他天南地北地胡侃起来。第一晚夜班,就在我们两个人的乱侃中度过了。侃了一夜,喝了五杯水,嗓子还是有点哑。
 
  第二晚上夜班,两人见面,互看一眼,彼此都没说话。因为我确实想不出什么话题对他说了。想是老张也没什么话题同我说了。昨晚说的话题太多了,把所有的话都说完了,包括小时候摘人家的黄瓜,打人家的鸡烧着吃之事都一件不留地讲了。
 
  老张没话对我说,就坐在里面抽烟,我就搬张凳子坐在门外。公司规定,上夜班时不许玩手机、看报纸、看书等等。我是一个老实人,虽然坐在那里干瞪着眼,百般无聊,却一直遵守公司的规则。
 
  一个礼拜的夜班,就这样熬过去了。队长亲切地对我说,为了让我更快地学会所有的工作,让我再上一个礼拜的夜班。
 
  老张转了早班,这次和我搭档的是老胡。身材精瘦,个头不高,一脸严肃,整天板着脸,似乎我欠了他钱似的。搭档第一夜,我们说了一句话。第二夜,还是一句话。而我每晚都说看着夜空度过的。夜深人静时,想一想自己至今还孑然一身,心里隐隐有些痛。
 
  漫漫长夜,在我眼里逐渐退却黑色的纱衣。每一次的黎明到来,我的心情都跟着秃萎一分,淡淡的,还有一种压迫感!
 
  我喜欢发呆,喜欢幻想,喜欢看着夜空浮想联翩,想着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事。我也常常想,如果我能操纵全世界上所有人的命运多好啊!因为有一个叫作上帝的家伙掌握着我们的命运。上帝是个懒惰的家伙,他把我们所有的人的命运都集中在一个坛子里。他的老爸给他一个任务是,把每个人按照每个人的出生时所产生的自然命运放进对应的命运箱里。命运箱分为三大类,即‘好运、无运、霉运’。每一种运又相应分为好多种运。比如好运可分为官运、财运、桃花运等等。上帝这小子懒惰的很,为了早点完成老爸分配的任务,他不按照老爸对他说的仔工细作去分配,而是拿起坛子,就像倒酒一样,平均将所有人的命运注入三个命运箱里。
 
  我不信命运,但我信现实。我被现实玩弄的很惨,现在都怕它了。
 
  第二个礼拜的夜班结束时,才知队长真的是为我好。在这两个礼拜的夜班里,我学会了巡岗。第三个礼拜时,队长又给我一个新的有着一定份量的任务。公司又分配来一个新队员,队长想让我带他。带人就标志着上夜班,不知为什么,我心里很乐意地接受这个任务。我感觉到我现在已被黑夜迷惑了,一晚也不想离开它。
 
  新来的队员很健谈。上了两个礼拜的夜班,我变了,变的沉默寡言。把该做的任务对他说一遍,便独自一人搬张凳子坐在门口,倚在墙上,看着夜空,又陷入发呆中。
 
  我所在的这家工厂,只有两百多人。本就不是很忙,又是上晚班,只是夜里巡几次岗,其余没一点事做。那个新队员见我不理他,就拿出手机玩。管他呢,只要不打扰我发呆就可以。
 
  夜晚是蟑螂活动的时间。保安室门口有两盏灯,把前面五米之内的范围映照如白昼。昨天正当我看着夜空发呆时,一只蟑螂爬到我的鞋子上。不知何因,我想和它做个朋友,让它陪我说说心里话,陪我玩。我很小心地把它放到地上,它却慌张地想跑。我就用一只脚挡住它的去路。那只蟑螂见去路被阻,掉头回跑。我又用另一只脚阻挡它的去路。不管它往哪儿跑,就是逃不脱掉。就像孙悟空再厉害也逃不脱如来的手掌心。谁知连这只蟑螂也不想和我做朋友,天亮时,我放了它。以后的晚上,它却不再出现。
 
  看着灰不溜秋的夜空,想着一去不返的那只蟑螂。我终于明白了,原来我做的不是保安,是寂寞!
 

 

思绪满屋,充满奇趣的小屋!


责任编辑:admin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上一篇:如水真情
下一篇:单身就是时尚
Top